您的位置:主页 > 淮安区新闻 > >正文

历尽劫难念英烈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7-05-10 10:24:28 来源:淮友网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 夏沫TAG标签: 历尽 难念 英烈

——黄克诚大将与大胡庄战斗
秦九凤

  黄克诚同志对苏北有着很深的感情。那是因为1940年他曾率八路军第二纵队从中原的冀鲁豫地区先东进后南下,再东跨津浦铁路和京杭大运河,长途跋涉。沿途他所率部队多次换番号,几次归属组合,最后到苏北开辟解放区。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黄克诚所率八路军被编为新四军第三师。黄克诚到苏北最经典的名言是:苏北没有什么山,我们部队无山可靠。但是,苏北人民的革命觉悟很高,他们就是我们部队的“靠山”。我们只要紧紧依靠苏北人民,就能站稳脚跟,并且能够根深叶茂。事实也是如此,当年黄克诚带着一万多人到苏北开辟新区,四年多之后,是以五万多人的雄师由苏北直接开赴东北的。
  一个偶然事件,使我竟与“黄三师”的事结缘。
  1982年,我以农民身份在淮安县文教局创作组“打工”时又被“借”到中共淮阴地委宣传部编写《淮海文明花》一书。当时任中共中央党史征集委员会副主任的王阑西同志到淮阴检查工作。他向淮阴和淮安的党史工作者传达了一个重大信息:此次离京前曾会晤抗战时期任苏北区党委书记的黄克诚将军。黄老将军不仅对苏北和苏北人民有着很深的怀念,而且还交待了一件具体事情,那就是1941年春发生在淮安县高(茭)陵的大胡庄战斗——淮安人,包括笔者提到“茭陵”时都称“高陵”。
  据黄老将军讲,大胡庄战斗是一场十分壮烈的遭遇战,参战的是他领导的三师八旅二十四团一营二连的全体指战员,他们作为团部西北方向的前哨,为了维护地方政权和团部的安全,与多于自己六到八倍军力的日伪军浴血奋战,全连八十多人仅剩一人存活,其余全部壮烈牺牲。这场战斗和刘老庄战斗同为三师部队打的,但大胡庄战斗早于刘老庄战斗二年多,而且完全是敌人有预谋、我们不知道的遭遇战,战斗的惨烈程度和战争的政治意义比刘老庄战斗有过之而无不及,起码是应该一样齐名的战斗。但当时因为新四军刚刚重建军部,我们又刚到苏北,毕竟是一场全连打光了的战斗,怕过多过早的宣传对部队士气产生不利影响,所以当时没有过多宣传。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了,我们不能忘了那些为民族解放洒热血牺牲的英雄们,要尽早组织力量调查清楚。因为这场战斗发生在淮安,由地方上调查比较好。黄老将军还说:“该连大部分指战员牺牲了,连名字也没留下来,要抓紧调查,越快越好,迟了连主要线索人也找不到了。”
  王阑西同志还传达说,黄老还告诉他,“文革”期间,一些军事院校的红卫兵们不知从哪些故纸堆里翻到了一点有关大胡庄战斗的零星信息,竟然批判说“你黄克诚带的兵尽打败仗,三师有一个连于1941年在淮安大胡庄被日伪军打得一个不剩!”“两年多以后又是一个连在淮阴的刘老庄被日本鬼子打得一个不剩!”“尽管我当时挨着批斗,可是这些造反的小将给我提了个醒,让我思念起那些为人民幸福、为民族解放的英烈们。”可见黄克诚将军是在劫后余生的岁月里,仍然想念着长眠在淮安大胡庄的英烈们。
  1982年淮安县党史工作办公室才刚刚组建,临时负责人是中共淮安县委宣传部尹金鹤副部长,具体工作是县档案馆刘耀年馆长兼管。由于人员尚未调配,我便由尹金鹤同志指定和淮安电影院的李寿新同志一起被抽去负责调查大胡庄战斗。
  那次调查前,我们先在淮安城里找到大胡庄的老干部胡启贵等人;然后到茭陵召开“三老(老干部、老党员、老贫农)”座谈会;再前往北京调查了当年三师政治部宣传干事朱鸿,去河南安阳拜访了大胡庄战斗唯一幸存者、刚从国防部所属安阳锻压设备厂副厂长任上离休的刘本成同志。
  朱鸿同志告诉我们,大胡庄战斗结束后,师政治部原本准备进行一番宣传,但黄师长没有同意,他说,以后再宣传吧。抗战胜利70周年时,笔者在中央电视台还看到95岁高龄的朱鸿在接受记者采访,谈的就是八路军、新四军在苏北的抗日斗争故事。
  刘本成当年还不到60岁,精神抖擞,思维敏捷,记忆清楚。当我们说明来意后,刘本成同志无限感慨地说,四十多年了,你们还来找我调查此事。我代表牺牲的战友们向你们表示感谢。随后,他分两次,共约六个小时,在他家中详详细细向我们讲述了整个战斗的发生、发展的全过程。归淮后,我撰写了有关汇报材料和稿件,稿件后来曾在《新华日报》以及《党史纵横》《党史纵览》等有关报刊上刊用,算是不负黄老晚年所嘱,也算是对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灵们的告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就在我们那次离开刘本成同志的五年后,他就离开了人世。至今,笔者还收藏着他写给我的一封信和我向他讨要的一张照片。
  刘本成还说:我当时所以幸存,完全是因为被日军的毒瓦斯熏昏,又因年龄小、个头小倒在战友们的遗体下面,而敌人在先于我们打扫战场时又没有发现我,是侥幸逃过一劫。但当二连指战员全部牺牲后的战况报告送到师长兼政委的黄克诚将军那里后,他心情很沉痛!在一次总结授勋大会上,他亲手把大红绶带授给我,还说,“这孩子命真大,全连都牺牲了,他却活了下来,是一个奇迹!”从那以后,他就把我调到师部,先当他的勤务员,后当他的警卫员,再没让我上过一次战争的前线,为的是好给后人留下一个那场惨烈战斗幸存的活口。
  在以后漫长的军旅生涯里,刘本成同志一直做后勤工作,还曾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观战团成员,到过朝鲜、越南、老挝等国家。直到1965年才到国防部所属安阳锻压设备厂当副厂长。
  “没有黄克诚师长的保护,我就不一定能活到今天,大胡庄战斗也就没人说得清。”这是刘本成同志一再对笔者讲的话,也体现着他对黄克诚将军的深深感激和敬意。
  1986年,解放军出版社拟定出版新四军丛书时,中共淮安县委党史办公室将载有《大胡庄战斗》一文的《淮安党史资料》第二辑寄给当时健在的黄老,请他审定稿件并请他将《大胡庄战斗》一文推荐给新四军丛书编委会,以期在新四军丛书上占有一席之地。当时因为黄老已经双目失明,他在听了身边工作人员读了文章和淮安县党史办公室的信后,让秘书将第二辑《淮安党史资料》和淮安党史办的信件一并转原三师七旅政委、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员的吴信泉将军处理。吴信泉同志遵黄老所嘱,详细回复了淮安方面,整整写了六页纸。这虽是吴将军回信,却凝聚着黄老的一片心意,一份牵念!
  如今,大胡庄战斗已经过去了76年,如果英烈们九泉有知,也应当感谢他们的老师长黄克诚将军对他们的关心和念想吧!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淮友网 www.ihuaian.cn》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 2020 WWW.IHUA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dh123123@sina.cn 本站关键词:淮友网淮安区新闻网淮安区新闻楚州新闻网楚州新闻